Menu

凉山“工地少年”清华报到愿为卫星事业添砖加瓦

0 Comments

从凉山考入清华大学的“工地少年”报到:对新学期充满期待 愿为卫星事业添砖加瓦

17岁的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小伙儿孙川,这个夏天迎来了人生中的高光时刻:今年高考中,他以675分的成绩,被清华大学机械航空与动力类专业录取。

身体几经病魔的折腾,但黄玉萍丝毫没有退缩。为了增强抵抗力,她每天坚持5公里长跑。在她的感召下,学校很多老师和学生都加入了跑步的行列。

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日报道,挪威首都奥斯陆近日发生一氧化碳群体性中毒事件,起因是一场非法举办的狂欢派对。这场派对系在社交网络上组织发起,约200名年轻人参加,他们破坏了一处战时地堡的大门进去狂欢,造成至少27人因一氧化碳中毒入院治疗。一氧化碳排放来源是狂欢者带进地堡、为照明和音响系统供电的便携式柴油发电机。两名“地堡狂欢”组织者已受到警方指控。

做完手术,黄玉萍的声音嘶哑,说不出话,不能上讲台,她就主动当助教,批改作业,辅导学生。做手术出院后仅三天她就上班了,半年后声音稍有好转,便立马重返讲台。

对儿子的学习,母亲李远慧一向很放心。“他从小学习刻苦,没让我们操过心。”提起儿子,李远慧一度哽咽:“觉得亏欠他太多了。”初中毕业那年,孙川考上西昌市第一中学。为减少家里的经济开支,他打消了到离家一百公里外的西昌市读书的念头,主动跟父母说留在本地的冕宁中学读书。每次想到此事,李远慧都对儿子心怀愧疚。

拿到录取通知书前他还在工地打工

2003年8月,黄玉萍担任落步埫小学校长,2006年撤校并点后,她又到土城小学担任副校长。她租个了小单间,把2岁的儿子寄养在娘家,然后便一头扎进了繁忙的工作中。直到2007年,她才把孩子接到身边上幼儿园,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年幼的孩子,这样的日子,她一过便是8年。

“工作25年,积极状态从未改变,她总把时间排得满满的,把精气神鼓得高高的,脚下生出风,脸上带着笑,活像一株迎风而立、昂首高歌的向日葵。”同事们都这样评价黄玉萍。

2017年暑期,黄玉萍被查出甲状腺癌,在医院做了全切手术,脖子上七八寸长的伤口至今仍清晰可见。

农家娃孙川考上清华大学的喜事,在网上激起一阵浪花。有网友评论,“这个男孩子看上去特别自信、大方,知识改变命运,读书改变气质,腹有诗书气自华!只要有目标,一步步努力就能实现。”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热心网友周子阳告诉记者,孙川努力实现梦想的故事令人感动,作为过来人,准备帮孙川买台电脑方便他学习,也会跟他多谈谈心,让他尽快适应新环境、新生活。

此外,孙川还有一个大心愿。他说选择机械航空与动力类专业,是希望今后为国家卫星事业添砖加瓦。

相信知识改变命运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

在孩子们眼里,黄玉萍就像妈妈一样亲切。多年来,她一直坚持实地家访,她所带班级有40多名学生,走访率达到80%以上。她还购买蛋糕、水果、饼干等零食,准备丰盛的晚餐,邀请住读生到家里,为孩子们过集体生日。

2019年春,因为抵抗力下降,黄玉萍又罹患肺炎,需要住院。为了不耽误学生的课,她主动跟医院协商,将打针和教学的时间调配好。这样的工作状态,一过就是半个多月。

“小时候就听大人说起清华大学,那时我还懵懵懂懂,就想着能考上这所大学就好了。”孙川告诉记者,读高二时,有一批清华学子到冕宁中学开展实践活动,“那些哥哥姐姐口中清华园的学习生活让我特别向往,坚定了我考清华大学的决心。”

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前几天,这个身材瘦削的男生,还在工地打工。为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,高考结束后,他没像其他同学一样,痛痛快快过个暑假,而是在家乡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一处工地当了整整一个月小工,赚取学费、生活费。

一间矮小破旧的屋内摆着两张小床,老旧的书桌上堆满了书籍,这是孙川和弟弟共住的房间。在这个十多平方米的狭小空间,孙川为梦想而努力着。

虽然手术成功,但是黄玉萍需要终生服药,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吃药,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还是吃药。

孙川说,他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,会努力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黄玉萍走访学生,督促并指导孩子们网上听课学习。受访者供图

孙川说:“来到清华感觉学校好大,志愿者也很热情,我跟室友还没有见面,就已经加了微信互相认识了。我很期待大学生活,希望自己可以踏踏实实学习,今年先把英语四级过了,我还打算加入吉他社和英语社。”

在冕宁中学读高中的三年时光,孙川一如既往地勤奋刻苦。高中班主任贾晋洪告诉记者,孙川是个很努力的学生,高中入校后,一直保持考试成绩年级第一名。

“十分感谢我的父母,因为这些年,无论家里条件再艰苦,父母依然选择支持我读书。同时特别感谢我的各科老师和班主任,在学习和各方面给予我这么多支持和鼓励!”孙川说。

孙川出生在冕宁县迫夫村一个并不富裕的农村家庭。父亲常年在外打零工,母亲是一名小学代课教师,工资收入不高。孙川是家中长子,从小就承担起照顾三个弟妹、帮父母干农活的责任。

王琛被这位担任山村教师长达25年的“大姐”深深打动,便利用课余时间,搜集她的故事和照片,拍下了那段令人动容的影像。

曾经的落步埫小学,是当地最偏远的学校之一,距离土城集镇还有几十公里远。25年前,年仅18岁的黄玉萍走进了这个偏远又缺水的山村,成为一名乡村教师,一干就是11年。

她曾经一个人承办过一台文艺汇演,用代表着心声的舞蹈《爱的奉献》,来表明自己献身教育的决心。村民们也因此记住了这位年轻女老师,她带来了山外的气息,也带来了希望。

即使面对种种困难,但黄玉萍带给孩子们永远是灿烂的笑容。